10月22日,周五

今天晚上疯狂看荒野侦探,只能说波拉尼奥真是驾驭文字的天才,不用什么特别的手法(除了括号)就创造出了堪比镇痛剂的语句,似乎呼吸都变得顺畅了。

这是一道没有恶魔巨兽的深渊,不过是笼罩着黑暗、沉默和空虚这三种让我痛苦的极端事物而已,其实也并不那么痛苦,而是一种胃里的悸动,但这种痛苦有时感觉像恐惧

《荒野侦探》

有人说,波拉尼奥是会让人流泪的作家,我觉得说的很对。

今天骑自行车/步行在老火车站前面的路上走了好一段,除了火车站翻新了,换了外貌,其他熟悉的化学试剂用品店,五金店,汽车站,小旅馆,轻纺城,拉客的小面包车,吆喝的人,还有便宜的米饭套餐以及人群仍然保持着过去的样子。

小区还是一样老旧,大概是三十到四十年前的建筑了,但是门口安装了测温和识别的装置,只是对戴着口罩的面部识别效率几何仍有待检验。

路过了一个小学校,又路过了一个小学校,接孩子的家长们(和他们的电动车)挤满了整个自行车道,幸亏没有骑着自行车,否则不可能走过去。

回来的路上一边放着音乐一边骑着自行车,大概没有人比我更快。到天桥下面停车的时候大腿一阵酸痛。

在路上,一边挥着手臂,一边想着:

“对我们虚无自弃者来说,决定追寻死亡就好像是决定今天吃什么饭一样微不足道又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像随风的肥皂泡遇到锐器会破裂,堆积的纸屑遇到火源会燃烧——在没有未来的现在,遇到什么事情,然后去死,不过是理所应当而已。”

然后晚上疯狂看荒野侦探。

去年夏天读kirakira,然后听sex pistol,然后看电锯人,然后听23才の夏休み,然后挥舞双臂高呼献上全部的爱,然后活着。

是不错的夏天。

读电锯人和炎拳的日子大概永远忘不了,毕竟那段时间发生了太多心境上的变化——虽然藤本树的漫画和这些变化屁关系也没有——我逐渐触摸到生活的形状,为此做了许多尝试。

暑假整体上相当颓废,但是不乏有些有趣的事情,做的那些大事比如去看海边的日落啦,看英仙座流星雨啦,给NEOWISE拍照片啦,烤蛋糕啦,晚上出去跑步顺便拍片子啦,还有找歌词打轴啦之类的事情就放到之后慢慢写,今天还是只写写漫画吧。

我向来是没有读漫画的习惯的,尤其是最近这十年——可谓是一本都没有看过。不知怎么的受到流行文化的影响(准确的说是各个平台,无论生疏,都在谈论的连载),我一个中午就把电锯人到最新更新的所有内容全看完了。

藤本树,确实有点东西。

背完当时每天的GRE单词(因为时差,导致签到截止的时间在中午十二点——同时也有夏令时的一份功劳),我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用简陋的漫画网站找着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流出的汉化资源。

客厅很大,特别是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就更大了,因为covid,我似乎成了整个Fairview里唯一的居住者(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我所居住的一排,并不会在晚上见到任何亮着的灯,因此怀疑没有其他人居住是合理的),仅仅付了1/4的房租便占据了巨大的空间,大概是这辈子都难再有的体验。

客厅的沙发靠近窗户,窗户的嵌着玻璃的金属边被漆成了红色,像是大红色稍稍掺了些黑,也不知道是原本更鲜艳的红色被时间染成了这种颜色,还是原本就是如此。玻璃边上种着绿色植物,当然,是在屋外,遮挡了些室内的阳光,好在都是相对低矮的灌木,每天上午,仍然有着大量的阳光透过叶子和玻璃,洒进屋内,照着沙发和躺在沙发上的我。

有时候为了舒服,我会把脚翘在附近的小茶几上——木制,但是看起来很新——但更多的时候茶几上放了东西,买回来的食物,或者什么别的,处于礼貌(以及更加自私的心态)我不会把脚明目张胆地放在上面。

读漫画的时间总是飞逝,看完一话甚至用不了二十分钟——或许这已经很长了,但在漫无边际的时间和孤独里,这点时间微不足道。我似乎可以把相同(或是相似)的事情重复一千遍,一万遍,考虑到似乎是无尽的时间。

大抵是时间被拉长了,所以才带来了如此幻觉。 我似乎又一次躺在沙发上,放下手机上的漫画,思考着并不存在的未来。

23才の夏休み,这个版本可能有点歇斯底里,不过也不太确定…(可他们所有的歌都相当歇斯底里)

outres.jpg!large
房子外面,打开门之后看到的景色,在雨后——这张图在若干月前开始被画成画,若干月后会完成。
narc.jpeg!large
Fairview大门口花坛里种植的水仙,在夏天才开放,大概是因为这边天气比较冷吧。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share.svg点击复制
linkicon.svg点击复制

22i4.png!thumbnail

Author: Beiqi

I must be “in agreement” with the world in order to live happ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