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故事01

简单写点东西,刚刚想到的好点子 

思考的起点是今天下午跑步的时候,想到 如何写城市在三十到四十年内的变迁,怎么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把东西都塞进去,而且显得不能太仓促。 

然后今天夜里突然想到海伯利安里面时间债的设置,认为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 

简单来说,时间债是长时间,长距离,高速运动下相对论效应的直观体现。如果换成熟悉的形容就像是“烂柯人”一样—洞中一日,世上百年。 

之后随便写写结合两者后产生的有趣的设置。 

主角的职业可以设置成劳苦大众,普通的辛苦职业,类比到现在就像跟船运货的。主角可以负责在不同星系和星球间进行某些货物的交接,可以是食物,也可以是矿物或者特殊金属等稀缺的工业原料。 

主角由于工作原因,需要每隔几个月(或者几年)“出海”一次,每次“出海”都会产生数年的时光债。这也就导致了主角可以见证城市的发展和变迁,毕竟每次返程,星球上的时间都必定过了十年之久,产生足够大的变化。 

这个工作并非是什么清闲的职业,而是苦差,虽然工资待遇并不差,但是除了痛苦的时间债,在每次“出海”前还必须要服用特殊药物,来缓解飞行器加速阶段巨大的加速度对身体造成的持久性损伤。此外,旅行者们不得不考虑太空中的射线伤害。综合考虑,一般的“船员”只是消耗品,平均每人“出海”的总次数很小(往往小于十次),换算成地表时间,也只有约40年的平均寿命。 

世界的物理设置和我们类似,可以存在速度极限,量子化的世界,以及同样基于洛仑兹变换的相对论。星际航行需要对飞行器加速,再穿过连通某些空间的虫洞—这些虫洞能大量减少时间债—即便如此,时间债仍然有巨大的影响。 

但是,有一点显著的不同,该文明的科技树并非和我们一致,星际旅行并不困难,尤其是在工业化之后,长距离星际航行虽然成本高,但是经济上并非是普通人完全无法承受的,只是时间债的巨大副作用限制了非从业者对星际旅行的渴望—或许一次飞行之后,心上人就移情别恋了。因此,愿意主动进行长途星际旅行的人并不多。 

主角喜欢在船上阅读日记和新闻报道,虽然日记都是数年前的,但是这些恰到好处的历史感更让主角觉得,重要的人们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 

思维上,主角明确知道自己从事的工作并不理想,并且时常为此迷茫。生活总有代价,他常常这么安慰自己。但是即便如此,主角仍然反复思考自己做的选择到底是不是对的。正因如此,主角的精神有时会显得过度悲观,不得不用某些精神类药物对抗巨大的无意义感。 

关于职业,目前这个职业的安全性已经大大提升—数年前的多次运动导致了大公司在出海完成后,为每个员工提供了足够长的休假时间,以便回复对身体的伤害,并陪伴自己的家人或是获得充足的放松。尽管改善了很多,这份工作仍然让人疲倦,并且仍有非常多的层面上员工没有得到保障—诸如较为严苛的退出机制,以及养老体系。 

世界上存在大政府,也存在商业寡头,同样有些国家采取了小政府的管理模式。但在太空运输这一问题上,绝大部分国家都加入了共同的太空开发组织,对各类资源调配,运输,再分配。 

尽管没有发现其他智慧生物,人们仍然达成共识,在(绝大部分)存在生命的星球上尽可能地减少了人为开采和破坏—绝大多数的开采目标都是像月球一样,没有丝毫生机的固态星球。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share.svg点击复制
linkicon.svg点击复制

22i4.png!thumbnail

Author: Beiqi

I must be “in agreement” with the world in order to live happily

One thought on “幻想故事0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