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故事02

世界的经济体系和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并不相同。由于某次全球性的信用破产,世界范围内的货币面临了巨大的危机,绝大多数国家意识到信用货币存在限制,并且认为需要对货币进行更好的锚定——选择国家信用之外的参照。而发达的生物化学技术推动了这一阶段货币改革的进行——研究机构在危机前发现安全,无副作用,不存在剂量限制的神经性药物——类似镇痛剂,但能让人产生长时间的幸福感,被信任感,安全感,和价值感。这种药物最先被运用在某些心理疾病的治疗,如重度焦虑,抑郁,以及躁郁症,并且作为心理咨询的辅助。由于优良的效果,这种药物被某些厂商尝试用作食品添加剂,加入定位为奢侈品的饮品和食物中,以换取顾客的好评——虽然价格极其高昂,但是(大概)仍然起到了些许效果。

经过长期临床测试后,该药物被证明不存在明显的戒断反应——尽管心理成瘾问题仍然严重,该药物也因此逐渐被各国列入管制名单。这依然无法阻挡地下黑市此类药物的流通,虽然由于成本限制——该药物的前体合成极为复杂,涉及众多条件苛刻的生化反应,以及合成中需要贵金属催化,也即生产需要高额的前期投入——因此黑市并没有能力独立生产该药物,而是通过如非法截获医院或其他用途的药物并再次销售。

萧条中期,世界范围内出现了普遍的信用货币高度贬值,同时由于经济问题催生出的众多的暴力事件,导致绝大多数城市要么处于暴乱,要么处于戒严的状态。为了维持区域稳定,寻求货币的替代,某国率先在其试点城市推行了用该药物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货币体系。这么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药物可以直接让城市居民获得幸福感,并且产生强烈的被需求感,这是一种高级的精神需求,几乎等价于我们现在常说的马斯洛第五阶段,自我实现——配合高度精细化的食物调配,正常的生产活动得以重新开展,并且兴致高涨。同时这种货币可以防止财富的高度聚集——毕竟货币本身就能带来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各类其他消费品虽然仍然被大量需求,但是脱离使用价值之外的,如炫耀等价值被高度遏制——这是由于等量金钱换来的“奢侈品”带来的快乐远不能和“使用”这些货币带来的满足感相比拟。借以药物和强制执行的福利制度,该城市的居民普遍生活极为幸福,尽管某种意义上,这是药物带来的假象。

这种尝试迅速蔓延到全国,并且让该国在短时间内获得了秩序,得以恢复往日的正常。这一阶段,该药物也完成了彻底的货币化,成为了具有使用价值和一般等价物双重属性的“商品”,其设计见下图。

2-1.jpg!large
药物被夹在货币内部是设计的基本思路

药物的生产制造被高度独立,由民选的权力机构代理控制,并依托高度量化的财政部门对货币发行量进行控制。通过采样测算,预估每日消耗的货币量,进而印制新的货币。

但同时,显而易见的,该货币的一大缺点便是其使用价值高度取决于是否有更好的替代品出现,尤其是“价格”低廉,生产方便的替代品,因此该货币的鲁棒性并不好,而其高度中心化的特点更加重了其脆弱性。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share.svg点击复制
linkicon.svg点击复制

22i4.png!thumbnail

Author: Beiqi

I must be “in agreement” with the world in order to live happily

One thought on “幻想故事0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