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周一

怎么说,今天继续上课,某种意义上在摆烂?其实也说不上,只是不想写而已。

课程进展顺利,尽管稍微慢了点,但是整体来看还好。

昨天看到狗头人在讲自己和黑楼的故事,莫名勾起了我久远的记忆……

正如对几乎所有东西一样,我没办法和某个特定的游戏(或者系列游戏)建立持久的关系——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难以有如此巨大的IP能够稳定更新多年,除非是年货系列或者育碧罐头——可我几乎不接触这类游戏。而网游更是被完全排除在我的选择之外,更没法指望这类游戏会让我长久打下去。

所幸,我还有文字陪伴,或者说广义上的 视觉小说。当然小说也一样读,只是无法算在这里。

其实这个话题,在很久之前也写过,虽然是些碎片的文字,过几天我会把那些内容搬到这里来。这次在这里就当作是…随意的回忆了。

最早接触电子游戏是什么时候,大概已经难以考究,尤其是如果把早期的电视内置小游戏算入其中——在平台上跳来跳去,用遥控器操作。那是太久远的记忆,完全记不清了。

但是电脑上的游戏,想来最早遇到的还是和不少人类似,是4399那样的基于flash的小游戏。印象最深刻的无疑是那两间“房间”——深红色和绿色的房间。制作精细,大概还用了些特殊的技巧来做镜头切换,也可能是直接在用3d的模型。但是无论是玩法上(解密)还是画面上在当时都算是十足有趣,也可能是适合我吧。只是因为有着固定的流程,不论如何只要通关,游戏就结束了。尽管每次流程都没什么差别,可是还玩了很多次。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便是被称为“血腥”的2d横板flash小游戏了。大概那还是凡给我们说的,那时候的我可能也就是小学,电锯,枪战,还有最后肠子流一地的画面,尽管是普通的动画,却是足够的噱头。第二部分的枪战过于困难,导致几乎每次打,我们都会跳过这部分,直接上三楼开膛破肚。

于此同时我们逐渐接触了像红警2一样的单机,即时战略游戏的第一本——大概率大部分同龄人和我们也差不多。不过印象里一次也没打到过最终结局——尽管有一回在苏联阵营的最后一关“狐狸与猎犬”里成功控制了一辆多功能车,可因为拖得时间太长,被强制失败了。盟军的最后一关反而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包围五角大楼的关卡似乎卡了很长时间——光棱塔几乎把我方的建筑完全包裹,电厂密布,小飞人守着矿车,以防小蜘蛛的入侵——真是不可思议,过了这么长时间我还记得。

随后一段时间我开始打淘米页游,老鑫得开始打梦幻——简称点卡时代好了。这段时间倒也发生了不少事情,不过变化是在太过剧烈,而且我们后来也都不怎么打了。

当鑫得开始英雄联盟的时候,我离第一本VN也差的不远了,大概在那之后的一年了,我便迈入了如此巨大而深邃的天坑,并且现在也没什么会出来的迹象…这部分大概我之后会另写,那就在后面的ping里再详细讲吧。

17年后,我开始接触indie game,或者叫独立游戏,这算是很大的一个分类,而且现在的独立游戏往往也不怎么独立——茶杯头,ORI等等虽然看起来是人数较少的小制作,但实际上都是并不贫穷,并且有微软背后撑腰的工作室。不过我打的第一本FEZ倒是货真价实的indie game,像素+精妙的设计似乎也成为日后我对indie game选择和评价的重要依据。之后打过的celeste和空洞更是惊呼设计如此高超,难以想象是几个人的小团体完成的。

当然,我的玩家之路还会继续,关于这个话题,以后也难免会聊到的吧…

晚安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share.svg点击复制
linkicon.svg点击复制

22i4.png!thumbnail

Author: Beiqi

I must be “in agreement” with the world in order to live happ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