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ape From Metanarrative

——逃离元叙事

如利奥塔在报告中所说,“元叙事应该让位于小叙事(petits récits) ,或者更为温和的“本地化”叙事,这些叙事可以通过引入单一事件来“甩掉”宏大叙事。”^类似的说法,其实在更早便有人提出过。如现在被大家周知的,出自托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要爱生活,不要爱生活的意义。”

热爱某个概念很容易,但是热爱真实存在的,具体的,有缺点的,人,或者事,便极为困难。你我能轻易地拿着近.7的基尼系数嬉笑怒骂,说月薪不足几千的人口仍有数亿,正是因为这是宏大的,叙事中的一部分,而非什么可以亲身感知的苦难。我们固然能想象仅仅靠千元月薪在现在的城市里生活有多困难——从网络上掉落的只言片语便能见得,但那仍只是理性的认知,是提纯之后的形容。

看到昨天发部的流调报告和采访^^,落在具体的谁身上的苦难才更显得对比强烈。

我们不该有这么多苦难……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

苦难仍然弥漫在我们周围……

我希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每个个体,能脱离苦海,有尊严的活着。

我希望…

仔细看啊!看看那些落在具体的人们身上的!看看他们背负着的!看看标签之外的!人们的苦难啊!

用自己眼睛去确认吧……

– – – – –

^宏大叙事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北京最心酸病例寻子两年半,辗转市内 28 地打零工到凌晨,现征集寻人线索,我们怎么才能帮助到他? – 中国新闻周刊的回答 – 知乎

^^^出自《纪念刘和珍君》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share.svg点击复制
linkicon.svg点击复制

22i4.png!thumbnail

Author: Beiqi

I must be “in agreement” with the world in order to live happily